您的位置: 首頁 > 百年黨史 > 正文

堪稱經典的沙土集攻殲戰

來源: 發布日期:2021-04-19

1947年6月底,解放軍華東野戰軍根據中共中央軍委的戰略部署,為配合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南渡黃河轉入外線作戰,并粉碎國民黨軍對山東的重點進攻,以第三、第八、第十縱隊和第一、第四縱隊從魯中分別向魯西、魯南進擊。國民黨軍被迫從魯中抽調進攻山東解放區的整編第五十七、第四十八、第八十四、第五師等部回援。解放軍華野各縱隊在魯西、魯南轉戰后,于8月進至魯西南地區,會同晉冀魯豫野戰軍第十一縱隊,積極與敵周旋,掩護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進軍大別山。9月2日,華東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陳毅、副司令員粟裕率第六、第十縱隊及特種兵縱隊一部南渡黃河,與第一、第三、第四、第八縱隊會合,組成華東野戰軍西線兵團,并立即抓住戰機,采取南北夾擊部署,圍殲分兵冒進的國民黨軍整編第五十七師。這支國民黨軍部隊,曾和解放軍四次交鋒,均遭慘敗。早在抗戰時期,作為國民黨“國際突擊總隊”(曾擬赴印緬戰場配合英軍對日作戰,故有此名)的這支部隊,就曾被粟裕指揮的新四軍蘇浙軍區部隊三次擊敗,尤其在第三次天目山戰役中幾乎被全殲??箲饎倮?,該部被蔣介石重建,但在1946年12月的宿北戰役中,又被陳毅、粟裕指揮的華東野戰軍殲滅1個整編旅。

  此次在魯西南地區作戰,整編五十七師師長段霖茂判斷,解放軍華野部隊經過“持續40多天的行軍作戰,歷經暴雨、山洪、河流泛濫等折磨,消耗甚巨,已潰不成軍,不堪再戰”。于是賣力地尾隨西線兵團部隊,企圖“一雪前恥”,不知不覺間,與本來幾乎齊頭并進的國民黨整編第五師之間拉開了20公里的距離。華野首長抓住機會,決定利用國民黨五十七師驕狂失慎的弱點,組織8個縱隊迅速完成了集中兵力殲敵的戰役部署。其中,第三、第六縱隊由北向南,第八縱隊由南向北攻擊前進,實施南北夾擊;四縱、十縱在鄆城以南地區阻擊國民黨整編第五師的增援;晉冀魯豫十一縱在定陶以北,警戒菏澤之敵;一縱為總預備隊。

  整編第五十七師發覺情況不妙,立即迅速向南撤退,卻發現四面都是解放軍,于是只得龜縮于菏(澤)巨(野)公路上的沙土集鎮及附近地區,企圖憑借該鎮的堅固圍墻頑抗,等待援軍。9月7日下午,解放軍各部按部署對整編第五十七師完成包圍,9月8日,設在沙土集外圍的陣地被解放軍全部肅清。敵人慌忙收縮兵力。沙土集北面是平坦的沙地,除了幾個沙丘外,毫無遮擋。守敵斷定解放軍不會從此開闊地發起攻擊,因此將防御力量集中到其他方向。哪知華野已將擅長攻堅的三縱八師部署在沙土集北面,擔任主攻任務。八師戰士利用沙地土質松散的特點,人手一把鐵鍬,快速掘進,不久就把交通溝秘密挖到墻外。

  8日21時,解放軍對沙土集之敵發起總攻,三縱八師通過連續爆破,率先從北面突破沙土集圍墻,進入了鎮內,與敵展開巷戰。激戰至9日凌晨2時,八縱從東南方向突入,六縱從西北角突入。三支部隊逐步縮小包圍圈。猛攻的同時,解放軍開展了政治攻勢,督促守敵放下武器。很多喊話的解放軍戰士是此前幾次交鋒中起義投誠后加入解放軍的原五十七師士兵。于是守敵紛紛繳械投降。段霖茂雖然大叫“本師長與全體袍澤抱存亡與共之決心”,見大勢已去,立即化裝逃跑,很快被解放軍俘虜。9日凌晨3時,戰斗勝利結束。

  為確保全殲整編第五十七師戰斗的順利進行,各地的阻擊戰也同時打響。從鄆城、菏澤方向向沙土集增援的國民黨整編第五師等部被華野十縱(附六縱十七師)和第一、第四縱及晉冀魯豫野戰軍十一縱擊退。此次戰役,解放軍華野全殲整編第五十七師師部及所屬第一一七旅和預備第四旅共9000余人,俘其師長段霖茂,繳獲榴彈炮、野炮、山炮20余門,輕重機關槍數百挺,尚有大批彈藥和其他軍用物資無數。此戰的勝利,是華東野戰軍西線兵團轉入進攻后的第一個勝仗,其結果迫使國民黨軍從山東戰場和大別山區抽調4個整編師馳援,有力地策應了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在大別山的行動和華東野戰軍內線兵團進行的膠東戰役。

來源:《人民政協報》

分享到